我就是受

世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他人看不穿.
天下为攻,我就是受。一受封疆,当受则受。
段子周日更(一般周更10个)
感谢每一个评论的小天使!!!可惜手速慢到令人发指玩手机的时间又被严格控制不能一一回......
求红心求蓝手求关注^_^

【全职】联盟诗(串)词大会

#带古文玩儿
#假设全体诗盲(大家就乐呵乐呵,别当真)
#有两句借梗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为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,批判继承中华传统文化,沐浴着党的伟大光辉——一场联盟诗词大会轰轰烈烈地展开了!
这里有一个问题,大家都是十几岁混到训练营的。
不读书的。


【轮回药丸】

“第一题——”冯主席清了清嗓子“臣本布衣,躬耕于南阳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江波涛看了一眼联盟的脸,瞬间抢答:“天生丽质难自弃,一朝选在君王侧。”

冯主席: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
“第二题——”冯主席又清了清嗓子“臣以险衅,夙遭闵凶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江波涛又看了一眼联盟的脸,神速抢答:“天生丽质难自弃,一朝选在君王侧。”

冯主席: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
“第三题——”冯主席已经懒得清嗓子了:“壬戌之秋,七月既望,苏子与客泛舟,游于赤壁之下。清风徐来。。。。。。”
联盟的脸迅速看了一眼江波涛洗澡没沐浴液,抢答:“清风徐来,水——”他努力想了想,“水击三千里,传扶摇而上者九万里。”
那样苏轼就完了,于是现在轮回也完了。

【蓝雨药丸】


喻文州应该是靠谱的。
冯主席想着,抖擞了精神,朗声道:“第一题——但使龙城飞将在。。。。。。”
只可惜喻文州是靠谱,手速却比那比他不靠谱的黄少天不靠谱,由是嘴速快于手速的黄少天成功抢答。

“——从此君王不早朝。”

冯主席: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
“ 第二题——”冯主席给喻文州使个眼色,后者立刻心领神会地扣住了黄少天的右手,冯主席虽然觉得这个画面有些闪,但好在老年人眼神不好,也就没太在意继续读题。

“身既死兮神以灵——”

“——至今犹忆李将军。”喻文州含笑道。
念着可顺了,上平下仄还押韵,意思上也没毛病
。。。。。。个屁。

已经从春秋串到晚唐了好吗!
龙城飞将李广诶!!
联系上文你是忆他是要干♂什么啊!
蓝雨队风堪忧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冯主席无比疲惫地念出第三题:“江东弟子多才俊——”
黄少天十分亢奋的用左手抢答:“——从此君王不早朝!”
全场陷入死一般的静默。
噫——
蓝雨何只是队风堪忧啊,他们早就应该因皇(黄)上(少)的荒淫无度亡国灭种了好吗!


【霸图药丸】


冯主席认为霸图的两位总还是很稳重的,于是霸图不负众望地延续了上两队的风格
——全军覆没。
可以说是十分稳定了。

那么为什么会这样呢?
首先,全队都是相信四大战术师之一的张心杰的;其次,众所周知:张队是有点强迫症的。
就比如
冯主席:“物是人非事事休,”
张新杰:“不尽长江滚滚流,”
整齐吧?
齐!
比原句还齐。

再比如
冯主席:“君子以文会友,”
张新杰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家队长
——的肱二头肌,
坚定接道:“壮士比武招亲。”
然后?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因为下一题是韩队的了。

冯主席:“山重水复疑无路,”
韩文清:“一山更比一山高。”
看到没,这叫什么,霸图精神!啥?你说背错了?!你看着韩队的脸再说一遍?
霸图千秋万代,一统江湖!!!

【微草药丸】


微草文化人。
王杰希博古通今看相算命  方士谦学贯中西尽放洋屁
于是他们的第一题上产生了巨大的分歧。
冯主席:“今朝有酒今朝醉,”
王杰希:“‪明朝‬散发弄偏舟。”
方士谦:“Tomorrow is another day。”(出自飘)
看看,文化人。
虽说王队也答的。。。。。。串的很有水平,但与方士谦一比还是相形见绌。
“今朝有酒今朝醉,Tomorrow is another day。”不仅对仗工整韵律和谐,读之朗朗上口,更奇葩的是这他妈意思还对得上!
真是中西合璧又一经典成功案例。

冯主席心很累,他无奈道:“第二题——遍人间烦恼填胸臆,”
“——太阳照常升起。”方士谦抢答。
又是押韵,又是中西合璧,那是王实甫和海明威的完美结合,那是对中西文化丘壑的伟大跨越!!
妈的智障。

冯主席麻木的继续念题:“六盘山上高峰,红旗漫卷西风——”
方士谦兴奋下接:“今日。。。。。。”
他忽然卡壳了。
没在沉默中爆发已在沉默中变态的王杰希冷冷地接了句:“今日你人来疯。”然后把人拖下去做夫妻功课了。
微草已完。

【兴欣药丸】

冯主席对兴欣本不报太大希望,尤其当兴欣推出代表方锐时,那微乎其微的希望彻底湮灭成了绝望。
我以为你们会派罗辑的。
(罗辑。。。。。。罗辑他专业不对遂挑灯夜读恶补古诗然光荣病倒。)


冯主席面无表情:“问君能有几多愁,”
方瑞眉飞色舞:“恰似一群太监上青楼。”


冯主席机地继续:“一日克己复礼,”
方锐神采飞扬:“三日非人焉。”

冯主席四大皆空:“子曰:非礼勿视,非礼勿听,非礼勿言,非礼勿动。颜渊曰:”
方锐拍案而起:“是可忍也,孰不可忍也。”
看看,人类的下限看兴欣,兴欣的下限看方锐。
为什么不看叶神?
凡人,你们看得到吗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叶神特辑

苏沐橙带着摄影师敲开了叶修的门时,叶修正对着界面上的千机伞发呆。见人来了也不惊讶,碾灭了烟,仰首一笑。
“采访?”
苏沐橙笑吟吟地坐下。
“联盟诗词大会,过来整理呢!”
“哎——”叶修径直向后一靠,大马金刀式坐着。
“问吧。”

 苏沐橙对着题目念:“梦里不知身是客——”
让她选的十道题中这句是叶修知道的,苏沐橙故意放了水。
叶修听罢笑意果然深了些,他笑道:
“——与君一醉一陶然。”
苏沐橙本想出言提醒,但看了看叶修的表情,终究还是没说什么。
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。我虽妄想着与君一醉一陶然,只是悠悠生死经别年,魂魄不曾来入梦。






十年生死两茫茫......

评论(6)

热度(16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