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就是受

世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他人看不穿.
天下为攻,我就是受。一受封疆,当受则受。
段子周日更(一般周更10个)
感谢每一个评论的小天使!!!可惜手速慢到令人发指玩手机的时间又被严格控制不能一一回......
求红心求蓝手求关注^_^

【凹凸】杂食党的自我修养

#就写写我吃的那些cp

#鉴于良久未更,这次的超长。

 

(求你们看完最后那篇别打死我,毕竟人总有失智的时候)

 

【帕佩】

 

佩利:“帕洛斯!你知道肾疼是什么感觉吗?不知道吧,我也不知道——因为我疼的是胃。”

 

#帕洛斯:“妈的傻狗。”

 

 

【雷安】

安迷修:想要个女儿,就叫安蕾吧

雷狮:不,要儿子,叫雷晏

#你俩洪秀全



【嘉金】


“伯母可愿与圣空星共结秦晋之好?”嘉德罗斯难得装出一副人样。

 

想想自己待字闺中的小女秋,金母欣然道: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

嘉德罗斯得意的朝一边的金说:“听到了没有,你妈同意了。”

 

#金母:万万没想到。

 

 

【瑞金】

 

金气得鼓起了嘴,愤愤然转过头去。

 

不料格瑞忽然伸出了手,往他脸上拍了几下。

 

“干嘛!”金怒道。

 

“我就是忽然觉得你那样有点好玩,就去玩了下。”

 

语气之正直,表情之严肃,可直接上台做十九大报告。

 

#介绍一下,这叫合法调戏

 

 

【雷卡】


早上洗漱的时,雷狮兴致大发拉过卡米尔。

 

“咱俩比一下谁更长。”

 

卡米尔大惊失色,下意识捂住裤子,这时忽然被雷狮撩起一缕头发放在手中把玩,怎么看怎么像调情。

 

“ummmmmmm,你长,我觉得该剪了。”

 

卡米尔再次大惊失色只觉下体一凉,又听雷狮道:“怎么头发长这么快。”

 

#说出来你们不信,这就是卡米尔一只戴帽子的原因。

 

 

【瑞嘉】

 

那天艾比回教室,听到里面传了两个男声,一个是格瑞,另一个应该是嘉德罗斯。

 

格瑞问嘉德罗斯:“是基吗,真的是基吗?”

 

“当然是基了,要不要我证明给你看。”

 

之后就传来了沙沙的声音。

 

 

妈的,裤子都脱了。光天化日,朗朗乾坤,还是在教室里!你们竟然欲行这种苟且之事。

 

艾比愤然推门而入:“住手!”

 

桌边坐着格瑞嘉德罗斯,桌上一张草稿,其中一个正拿着一支笔,在纸上证明某个函数的奇偶性。

 

#这他妈就有点尴尬了。

 

 

【安雷】

 

那天艾比回教室,听到里面传了两个男声,一个是安迷修,另一个应该是雷狮。

 

安迷修 :“要射吗,真的要射吗?”

 

雷狮:“当然了,你赶紧射啊。”

 

安迷修:“可我一般没这么快……”

 

雷狮:“别磨磨叽叽的,你不射我们接下去怎么搞?”

 

 

妈的死给,又是这样。光天化日,朗朗乾坤,还是在教室里!你们竟然欲行这种苟且之事。

 

艾比愤然推门而入:“住手!”

 

桌边坐着安迷修雷狮,桌上一张草稿,其中一个正拿着一支笔,正在解一道函数题设未知数。

 

#艾比:mmp

 

【银帕】

 

(你们假装一下帕总不是连体裤)

我们听过这么一件事:小偷去王守仁家偷东西被抓了。

 

王守仁:“你怎么能偷东西呢?你是有良知的。”

 

小偷说:“不,我没有。”

 

王守仁:“那你把衣服脱了。”

 

小偷:“哦。”

 

那就脱了。

 

王守仁又道:“你把裤子脱了。”

 

小偷:“那个……不太好意思吧.”

 

王守仁:“你看你还是有良知的。”

 

{同理}

 

帕洛斯去银爵家偷东西被抓了。

 

银-传销头子-爵:“你怎么能偷东西呢?你是有良知的。”

 

帕洛斯:“不,我没有。”

 

银爵:“那你把衣服脱了。”

 

帕洛斯:“哦。”

 

那就脱了。

 

银爵又道:“你把裤子脱了。”

 

帕洛斯呵呵:你当我帕洛斯不是个文化人吗,这个老梗我早就看破了。

 

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把裤子脱了。

 

银爵点了点头,缓缓道:“其实我也没有良知。”

 

然后他们把白日宣那啥这种没有良知的事干了。

 

#帕洛斯:???谁改了我的剧本???

 

 

【双金】

(金第一人称)

 

我被囚禁在一间屋子里,宽阔却有莫名让人觉得逼仄。

 

那个容貌与我肖似的少年静立在屋中,只有他陪着我。

 

第一次他问:“春天到了,你想看花吗。”

 

我闷的发慌,当然说:“想。”

 

他折了满屋的花,没过几天全部都枯萎了。

 

 

第二次,他问:“外面黄莺叫的可好听了,你想听鸟鸣吗?”

 

我吸取了教训,我说不想。

 

后来我再也没有听到屋外的鸟鸣声,原来他把屋外的鸟都杀了。

 

第三次,第四次,第五次……

 

我索性什么都不说,什么都不做.我想,这样就不会发生什么了吧.

 

可我错了。

 

他单膝跪在我身侧,仰头看我,像是受尽委屈的小犬.

 

他说:“你为什么不理我了呢?那我把我的心给你好不好。”

 

我愣住了,就看着他把手伸进自己的左胸,试图掏出那颗炙热的东西。

 

“不要!!!”我惊叫出声,起身想要阻止他。

 

可他却只用目光就把我定在了原地,那眼神纯真不含任何杂质,甚至盛满了笑意。

 

“可你连我的心都不要啊,你已经这么讨厌我了吗……”

 

如鲠在喉,我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

——我只是看着他的瞳孔逐渐涣散,血色从他脸上疯狂下游,然后那颗红彤彤的心也渐渐停止了跳动……

 

 

 

 

【安雷安】

(设定安哥用枪,雷总擅刀)

 

“如果,我是说如果。”安迷修半倚着断墙,吐了个烟圈,有点疲惫的说,:“如果我们必须兵戎相见,而且你我之间必须死一个,最后一击,你会朝哪儿动手——脑,颈动脉,脾脏,大腿,还是……”

 

“心脏。”雷狮突然打断了他。

 

“也是,”安迷修喃喃道,“这样我就可以对你死心了。”

 

他扶着墙慢慢站起,踉跄着想要离开。

 

身后那个有些戏谑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起:“你怎么确定死的就一定是你呢?”

 

雷狮双手抱胸,有些玩味的笑笑:“那么该我问了——如果是你,你会选择在哪儿动手?”

 

安迷修愣了一会儿,轻轻“啧”一声。

 

“脑子吧,”停了几秒,又补了句,“免得你死了还记恨我。”

 

他转身离开,像发条上尽的木偶,在夜风中走得摇摇晃晃。

 

身前是黑暗,身后是月光,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。

 

他感觉到了身后的视线,他知道那是雷狮,他知道是雷狮在看他。就那么静静的看着,看着。

 

便忍不住挽了一个笑。

 

 

 

一语成谶,他们总是要拼个你死我活。

 

他们疯狂的扭打在一起,放下武器,赤手空拳,像只要将对方差吞入腹的野兽。

 

然后他们相视一笑,迅速分开。安迷修拾起了雷狮的匕首,雷狮拿到了安迷修的手枪。

 

安迷修将匕首立于左胸前,雷狮亦将手枪抵上太阳穴。

 

他们看下对方的眼神,目光中多了一次诧异,旋即恍然大悟,只觉理所当然。

 

这才是你啊,真不愧是我的爱人,我的——灵魂伴侣。

 

雷狮张扬地笑,眼中是茹毛饮血的兴奋,他们瞬间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。

 

——那么你也该知道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吧。

 

雷狮猛扑过来,左手一掌劈下安迷修手中的匕首,安迷修一拳狠狠砸向雷狮砸向柔软的腹部,在雷狮剧痛分神时捞过他手中的枪。

 

短暂的分开后雷狮一脚将安迷修踹翻在地,这次安迷修没躲。

 

安迷修躺着看他,这个姿势大概可以算是雷狮骑在安迷修身上。

 

雷狮握着那把危险的匕首,一点点靠近,抵在安迷修胸前。他脸上的笑意明艳,如死亡前突然爆发的恒星。

 

安迷修亦手枪缓缓抚上他的太阳穴。

 

他想他一定也是在笑,因为他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样的光。

 

“呼——”

 

风吹过了。

 

 

子弹射入大脑,匕首插入心脏。那是发自内心的,绝对喜悦,灵魂的为之战栗。

 

真好啊。

 

死在彼此手里,是我们两个可以拥有的——

 

最好的结局。

 

 

 

 

【玛丽苏】

 

这本来是这是我考完试写来发泄压力模仿小学生发小号玩儿的。

然后我翻车了,我错发了大号。

但浏览量不到两百的时候,我发现了我删了。

可万万没想到——那两百之内有我基友。

他截图了。


现在此文被那货拿着全班传阅人尽皆知,我被钉死在耻辱柱上这一辈子都不得翻身。

我杀人了!我真的杀人了!!!

现在也没什么必要发小号了,我要发出来祸害更多的人。

来啊,互相伤害啊。

 

“大小姐,你真的要去吗?”

五彩斑斓的神秘通道前,一位绿衣仙女静立,身后的丹尼尔恭敬地站在离她30厘米处,语气恭敬,眼带七分担忧三分爱慕。

小仙女转头轻笑,丹尼尔一下就呆住了,只因他是在是太好看了。

碧色的卷发如克莱尔星的绿畴麦浪,又点缀着艾斯卡特星的万千星芒,风过之时整片头发亮晶晶的,正如极北之地的夜晚,银河熠熠,天幕下极光绚烂。

还有翡翠色的眼镜,樱桃色的嘴唇,汉白玉色的皮肤,整个人像华表一样完美。她就是造物者的奇迹,创世神之女,七大宇宙第一美人,善良温柔又纯洁可爱无邪乖巧又聪明伶俐的风舞雩大小姐!

现在她觉得无聊去凹凸大赛玩了。因为她太有魅力,周围的人都特别喜欢他,高处不甚寒孤芳不自赏的感觉简直将人溺弊,她打算换个环境开始新的生活。

 

 

  随着一声巨响,寒冰湖周围百花齐放,尘雾荡尽后那抹窈窕倩影已经渐渐清晰,正打架的格瑞和嘉德罗斯呼吸一窒。
    一阵瑞花香,掩过百花的芬芳。花香的尽头是一位仙姿佚貌的少女,它有一头无与伦比的绿色拖地长发。格瑞一下就喜欢上了她,因为那绿就像他的烈斩,那么环保,他打心底喜欢。
    嘉德罗斯站在少女面前,他本来很不开心,可看的少女的眼睛后也渡入了爱河。
    如琉璃,如翡翠,一汪秋水意盈盈,美目顾盼,眼角的泪化作一片樱花,一片樱花,变成两片樱花,再以几何倍数递增。不多久,她身边无数花瓣环绕,一看就是仙女。

 

在暗处打算坐收渔翁之利的雷狮忍不住出来看一眼,一下也就成了风舞雩美貌的俘虏

跟在他身后的安谜修也跟过来看一下,就被风舞雩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国色天香姑射神人深深的吸引。只想做她一个人的骑士。

可她在流泪。

他忍不住心中无比的怜惜,问:“为什么你的眼里常含泪水?”

少女抬头,呈五分之二的直角忧郁仰望星空:“我是人间惆怅客 知君何事泪纵横 断肠声里忆平生。”

在场的人因为太深奥,都听不懂,可他们却觉得这声音如黄金树骨一样,娇滴滴犹如山间清泉,脆生生比天籁还天籁。

终于在暗中观察的银爵,再也忍不住了用天魔斗刑卷走了风舞雩,因为他一身黑曜石一样的皮肤,而风舞雩是汉白玉一样的皮肤,他就是她的真名天子。

风舞雩无奈:“才华既是一种恩赐亦是魔咒,常要求以己之身为炼炉,于熊熊烈焰中淬砺其锋芒。我的美丽就是这样。”

为什么你们都要喜欢我,这样的人生好空虚。

她在平静的绝望中睡去。

 


评论(1)

热度(57)